无良苏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脑洞爆炸,相当暴躁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酒茨||酒吞和茨木那些不得不说的事儿03

>至今我们仍不知道我们爱的茨木小天使为什么要变成桥边美人

>来啊撒啊,反正有大把的狗血(作者先去吃药了)

>原传说剧情改!

 

5.

作为大妖,茨木从来都不是冲动的妖怪。

就算他强大得敢日天地日唯独不会日酒吞,他也不是个冲动的妖怪。能在大江山坐上二把手的位置,茨木靠的不仅是力量。

 

世间男人多好美色。

茨木蹲在五条桥边上,沉思了一会儿,给自己施了个幻术。

 

白月下,桥畔边,身穿藏青色暗红色和服的女子,垂头沉思时露出的一截白皙后颈,竟然比明月还要来的皎洁明亮。微风拂过,女子抬手压住被风吹乱的发,不知道是不是不小心碰着头上的璎珞珠玉,只听见叮叮当当几声脆响。像是怕损了琳琅珠饰,女子将手放下,却握紧了手中一盏烛火微弱的灯笼,白皙柔美的手指衬着一段暗色的衣袖,愈发美的惊人。

渡边纲骑马行至五条桥边时,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景象。

兴许是酒气上头,并见得美人,渡边纲御马停在女子身边,含着笑问:“在下渡边纲,为源赖光少将的下属。荒郊野岭夜深人静,不知为何小姐在此徘徊不归?”

女子抬头。芙蓉如面柳如眉,佳人一笑倾国色。再适合不过的形容词。

唯独那一双眼睛没有女子该有的柔媚,墨色的眼瞳里隐约可见流金般的金光划过,是不羁的高傲的,还带了点……不适应。

可惜渡边纲没没看见。

他只看见了佳人在一瞬间亮了的眼睛——他猜这是因为高兴。

女子开口,声音细软温柔得堪比夜莺:“我……妾身迁来新居,尚不熟悉,今日走访亲戚,却不料忘了回家的路,所以……”眉间紧蹙,一副为难的模样。只是这为难好像有点不自然?

渡边纲还是没看见。

他惊艳于美人抬头时的容颜,看了许久才想起来本要说的话,于是柔和了声音道:“在下家住五条邸,若小姐不嫌弃,在下可携小姐一程,到了五条邸小姐在做打算也不迟。”

女子的眉眼舒展开来:“……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渡边纲伸了手:“在下只有这一匹马,若小姐不介意,便与在下共乘。”

佳人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愣了愣,半天没反应。

“小姐?”

“啊?”佳人慌忙勾起个笑,“那就有劳了。”

 

鬼知道茨木的鸡皮疙瘩起了几身。

鬼知道茨木在看到渡边纲那一瞬间眼睛一亮是因为他激动。

鬼知道在渡边纲的手伸过来的一瞬间茨木在想要不就直接拉下马来解决得了。

感谢三尾狐和清姬,让他今天拙劣的幻术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被揭露——至少像个女人。

现在他在想该不该先把这个人类的手剁掉。

大兄弟你的手放哪呢??我的腰只有吾友酒吞碰过!……虽然那是他揍我的时候。

 

“不知小姐家在何处?”渡边纲突然道,“若是方便,在下送小姐回去也未尝不可。”

“……”茨木环顾四周,回想着清姬正常笑着的模样,抿唇笑了笑,“我……妾身其实也住在五条邸……哟。”
    渡边纲挑眉:“那倒是巧了,如若不嫌弃,小姐可告诉在下家住何处,好让在下送小姐回家。”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郊野岭人迹罕至,月黑风高寒鸦惊飞……是个适合杀人的好地方,也是个适合杀人的好时间。
    尽管不怎么爱做杀人的事,但这并不代表茨木没杀过人,在爱宕山的那些年,山野间横行的山贼,不怕死上门挑衅的神棍降魔人,有时候吵得他烦了,也是会出手了结那些低若尘埃的生命。
    “我就住在……。”茨木童子回头,半张侧脸在黯淡的月色下颇有些诡艳惊人的感觉。
    渡边纲看着这样的一张脸有些晃神,没有听清怀中佳人在说什么,于是低头凑上去去听:“什么?”
    “……我说,我就住在大江山啊。”茨木说。化作女子纤细柔软的手抵上男人的胸口,贴近心脏的地方,话音刚落,五指迅速变回原型,狠命一刺!

    但茨木还是小看了渡边纲。
    渡边纲身为源濑光麾下四员猛将之一,不应该也不会是会轻易丧失了警惕的人。
    纵然酒气上头,头脑微醉,但在巧遇佳人的时候他仍是清醒的。

 

“喂,渡边纲,你说你这回去的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鬼怪啊?哈哈。”

“这天下哪有什么妖怪?就算有也没胆量撞上来,所谓的妖怪异闻还不是从那些‘大人’口中穿出来的?我跟你打赌说不会,怎么样?赌注……就用我手中这把刀如何?”

“既然你都这么有胆量了,那不赌不行了啊。就祝你一路顺风啦!

离宴之时的赌约犹在耳边回荡,骑马而归的他即使在面上嗤笑但在心底仍抱有警惕——就算遇不到神鬼妖怪,但山路静僻难说是否会有山贼强盗出没,还是小心为上。

但渡边纲没料到他这一路行来,没有见到神鬼妖怪或是山贼,而是见到了月下桥边,有美一人。

僻静山野会有女子独自徘徊,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让人多想的事情。奈何美色绝艳,一时间迷了心窍失了理智,放松了警惕。

当那只指甲尖锐得近似锋刃的手渐渐抵在胸前时他蓦然反应过来,右手迅速的搭在了佩刀刀柄之上。

 

电光火石之间。

茨木才感觉自己的手刺穿人类武士的衣服,触碰到装着心脏的胸口,突然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感觉,方才还掌握在他手中的,人类武士跳动的心脏和卑微的生命在一瞬间从他掌中逃走,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清姬没告诉他这些人类会术法啊?

茨木皱了皱眉头。

下一秒,他看见一条手臂在空中以一道抛物线飞出,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大量的鲜血从切口处喷涌而出,粘稠的血浆里隐约可见一闪而逝的金色妖力,混合在黄沙中,张牙舞爪的蔓延开来,看上去颇为触目惊心。

那是……我的手臂?

原来是我的手臂被切下了啊。

茨木想。

 

后来只有耿直如源博雅问茨木手臂被切下来的瞬间是什么感觉。

茨木回想了许久,说:“没感觉。”这是大实话,一切发生得太快,手臂被切下的一瞬间他毫无防备毫无知觉。

“那后来呢?”源博雅问。

茨木老老实实地回答:“……挺疼的。”一旁的酒吞听着,握住酒杯的手指节凸起,险些将酒杯捏碎。

就连茨木都觉得疼的疼,会有多疼?

源博雅还在问:“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什么时候……?

 

余光中瞥见武士的刀锋再次逼近,刀刃上泛着蓝色的幽光,来势汹汹,茨木捂住右臂的伤口处,运起全身妖力躲开,落在前方,恢复了原本模样的他抬头,与马背上冷汗淋漓的武士对视。

一条手臂换吾友少一个威胁,挺划算。

茨木放下了捂着伤口的左手,冷哼了一声。

手中黑焰已蓄力,准备全力轰出。

突然一直未有痛觉的断口似被烈焰灼烧般的疼了起来,原本凝聚于掌间的妖力顿时流水般的散去。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抽了去,就连抬手都略显吃力。

他看见武士横于胸前做防备姿势的长刀,刀上有蓝色的幽光闪过。

茨木明白了。

 

茨木童子回到大江山的时候快近黎明。

沿途上撒的血让一大清早起来打扫卫生的帚神恍惚以为大江山发生了什么谋杀惨案,吓得差点没报警。

天边泛起微光,茨木捂着右臂往前夜与酒吞喝酒的地方去。

古树下,红发张扬如火的大妖背靠着鬼葫芦盯着地面出神,屈起的腿边放着坛封口开了一半又被掩上的酒——像是在等什么人。

茨木站在不远处看着。咧嘴笑了笑。他说:“吾友啊。”

酒吞皱着眉抬起头:“上哪弄得这满身血腥味,整个大江山都……”话为说完就已顿住,眉间皱得更紧,一手撑着鬼葫芦就已站起:“喂……你这……”

茨木至今都记得那个表情和动作。八百比丘尼听了他的描述后说:“那应该就是所谓的震惊吧。”

当时的茨木不知道,他只是说:“对不起。”没能为你除掉威胁。没能将敌人的首级带回。让吾友你等了一个晚上。

然后他昏了过去。

 

7.

茨木童子睁开双眼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床头插着的鲤鱼旗。无风自飘的彩色锦鲤上下游动着散出柔和微波,极快的帮助伤势恢复。他盯着那个旗子看了半天,然后单手撑着坐了起来。

“您醒了啊。”门口有女子的声音传来,茨木转头看去。是清姬。

“吾友呢?”

“刚出去。”清姬靠在门边,“这几天会治疗的鬼神妖怪都被聚在了大江山,估计是去问你的伤势了吧。”

“你怎么来了?”

“因为茨木童子大人受伤与妾身有关系吧?”清姬说,“若是妾身没告诉大人那些事,大人或许就不会被……”她看了眼茨木空荡荡的袖子,闭了嘴。

“那跟你没关系。”茨木说,“是我不够强大,还小看了对方。”

清姬勾了个苍白的笑:“……算上今天,茨木童子大人您已经睡了六天呢。”

“哦。”茨木说:“我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清姬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烟枪。

“……就是被砍之后,感觉使不上劲,像是妖力被抽走了一样。”

“与其说是被抽走了,不如说像是被封印了对吧?”清姬把玩着手中烟枪的动作停了下来,握住烟枪的手因为过度用力指节微微凸起,“那不是毒,不过对我们这些妖怪来说与毒无异。把大人手臂……”她顿了顿,眼睛盯着地板,“……的那件东西上被送到寺院或者阴阳寮里开过光,是克制妖怪的利器。”

“……哦。”茨木看着被包扎好的断口,“怪不得。那把手臂拿回来……”

“大人还不明白吗?”清姬突然急切地打断他,抬头时茨木看见她细长的眼里混杂着愧疚和不安,“您的、您的手臂已经——” 她像是无法将那句话说出口似的,几次张口都无言。

好在门外有人替她把话说完了:“已经没有办法接回去了。”上了年纪也依旧精神抖擞的惠比寿老爷子脸上难得一见的没带着笑,有些严肃又有些惋惜地摇头: “被那样的东武器给砍了,伤口处基本跟被封印了差不了多少。年轻人总是这么冲动,不把自身安危当回事哟。” 

茨木低头看了眼仅剩的左手。没有说话。

惠比寿老爷子看着连连摇头,最后交代了几句就留下鲤鱼旗离开了。巨大的金鱼尾移开,酒吞童子就站在门外。

“啊,吾友。”茨木挥了一下手。

“怎么回事?”酒吞问。

“你不是问过她了吗?”茨木指了指靠着门框的清姬。

“问过了,”酒吞说。“但你的事情跟她也就那点关系。”

茨木习惯性地想要抬起右手摸鼻子,动了几下才想起自己的手臂已被切下落入黄土中。看来以后要习惯使用左手,用左手做事和左手打架。茨木想。

“到底怎么回事?”酒吞像是有些不耐烦,清姬识趣地退到一旁让他进来。

“唔。”茨木组织了一下语言,省略了自己化作女子的模样的那部分内容,捡了重点大致说了下事情的经过:“……就是那样。不过可惜的是没能奋力一搏换了那个人类武士的命。”

“……那天你跟本大爷说对不起就是因为这个?”

“嗯啊。”

酒吞童子看着他,沉默了许久,突然问:“你的手臂,是在那个人类的手里吗?”

茨木眯起眼影仔细回想了一遍,摇摇头:“不知道。”顿了顿:“我……离开的很急,没注意到,反正被切下后我走前一直都在地上。”

酒吞又皱起了眉。

“……是在那个人类的手里。清姬说,“茨木童子大人的手臂是在那个人类的手里。”她低声道:“这几日京都已经传遍了,渡边纲大人在与茨木童子的搏斗中打败了大妖茨木童子,并切下了茨木童子大人的手臂。”她再次看了眼茨木:“‘他将那魔物的手臂带回了家中,英勇的武士手中的刀名曰鬼切’。”

“那个人类的家在哪?”

“妾身听起其他的妖怪说起过,是在五条邸。”

酒吞微微颔首,背起脚边的鬼葫芦,干脆利落的转身准备出去。清姬挑了眉,还在猜想酒吞这是要干什么去,一旁的茨木就已叫住他,脸上写满惊愕和不解:“喂!酒吞童子?!”

“吵吵嚷嚷的烦死了。”酒吞说,“只不过是替你去拿回你的东西罢了,大呼小叫的烦不烦?”

“可是不是说已经没用了吗?!接不上了啊!”

“即便如此,”酒吞侧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大江山茨木童子的手臂也不是他一个卑微的人类能拿了去的。”

 

酒吞出门去了。

茨木扭头看着自己手臂被切下的创口,又转头去看还在治疗伤口的鲤鱼旗,以此反复好几次。清姬琢磨着自己是时候退场了,便寻了个理由打算离开。还没开口就听见茨木在说话。

“其实我知道他就站在门外的。”

“跟人类打架没打赢也就算了,还被砍一条手臂。说起来挺丢大江山的脸面的。不过……”他忽然掩住眼睛笑了起来:“我没想过酒吞童子他会……呵呵呵呵呵呵。”

“我的挚友啊。我势必将你推上更高的地位。”

 

什么是挚友?茨木想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

他会为了酒吞拼上性命,那是因为平安世界众多妖怪,他只臣服于酒吞童子。他称酒吞为朋友,但他知道酒吞未必把他当朋友,还会时常嫌他烦人,一言不合就玩失踪。但万千妖怪中酒吞对他还是特别的。就像他对酒吞。他认识许多妖怪,但在很多事情的选择上他只会考虑酒吞。

酒吞是他追求的极致。不管是力量还是那种睥睨一切的骄傲。他当年第一眼见到酒童子的时候就知道酒吞对他是独一无二的。

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酒吞童子也会为他做些什么。比如取回一条于酒吞自己或者他而言都已经没有用的手臂。

……挚友什么的,大抵就是这样的吧。他会为了酒吞失去一条手臂,酒吞会为他取回那条手臂。

 

“茨木童子先生?茨木童子先生?”

八百比丘尼的声音幽幽地在耳边回荡:“晴明大人打算去挑战八岐大蛇,您不跟着去吗?”

八岐大蛇?那条八头的大蛇?不是一直都被封印着么?为什么要去打?

不对……他这是在哪?

 

“茨木童子这不是睡得很好嘛。”源博雅抱胸站在八百比丘尼的身后,看着占卜师一次又一次的试图唤醒尚在梦中的茨木,“让他睡不就得了?看这个表情估计做了什么美梦吧。”

“就是因为是美梦才要将他唤起。”不老不死的占卜师微笑道,眼底藏着无尽的悲悯,“因为美梦过后……必定会是痛苦啊。”

 

天旋地转,飘落的枫叶,枫树林里的鬼女,蓝色振袖和服舞动时带出的优美弧度,明艳的容颜,一颦一笑皆动荡。还有……鬼为谁买醉?困于情中的……又是谁?记忆变成碎片,支离破碎的铺满了整个梦境。

“哎呀,您是迷失在梦境里了吗?”手持铃鼓的少女踏着铃声缓缓走来,头上蝶翼缓缓扇动,驱散所有不安情绪。

“请往这边走哦,跟着我走,听着铃鼓的声音,千万不要走错了哦。”

他木然地跟在女孩的身后。所有混沌全部抛在身后,女孩将他重新待会熟悉的庭院里:“从哪来的就回哪里去,记住来的路,就不会再迷失啦。”光亮重新照在他的身上,穿着华服的蝴蝶精奏起手中的铃鼓,微笑着挥手:“看来,梦该醒了。”

 

茨木醒来的时候是懵逼的。

看这架势源博雅是要拿弓砸他啊???

昨晚他没做什么吧????

八百比丘尼在一旁微笑,全然不提刚刚让源博雅用弓把茨木唤醒,美其名曰解救即将陷入过往的无知式神的提议,只是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感叹了声:“天气真好,茨木童子先生可算是醒来了呢。”

“今天会有好事发生哦。”

 

【未完待续】

 

>这是个正经的恋爱故事!没错!

>到这里梦终于醒了啊!(一个故事有三章是在做梦是想怎样)再不醒就成回忆录了阿西吧!希望我对原传说的改动(比如自动脑补茨木和渡边纲的之间的剧情啊,强行把本应该领自己拿回手臂的小天使换成了酒吞之类的)没有让大家产生不愉快……如果真的产生了麻烦点X谢谢=L=哦,对了,说到切手臂啊,有一说这个事件是发生在妖怪退治后来着……但是我百度出来的是妖怪退治前所以不要太在意=L=

>说到酒吞去替茨木拿回手臂这个剧情……嗯,如果有个人为了你打算拼了命最后折了一条手臂,我想没人会不动容的吧。我从不觉得酒吞渣,真的,从游戏的剧情里不难看出其实酒吞也是很重情的,又重情又深情(这个人设苏爆了word天),对于小天使这样的举动他不会不领情也不会不动容,所以我觉得没有比让他去取回小天使手臂更好的方式来表现这种动容了(当然主要还是为了促进感情嘛)(什么逻辑)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鞠躬)欢迎评论!如果不嫌弃就点个赞比个心吧谢谢!

>悄悄立个Flag,如果我抽到了小黑或者小黑碎片凑齐了,总之我有小黑了,那我就开一辆鬼使黑白的车,就酱。)(小白都有两了小黑怎么还不来??!!


评论 ( 4 )
热度 ( 139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