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有缘总是能再见的
比如我那不见了的良心

霍游||许君以新

>>伪2017年山东卷作文:回头不再是从前

甜,一发完结

>>CP:霍游

>>短篇瞎写流,OOC,私设有,BUG多

某种程度上算是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吧


【一】

游浩贤揉了揉眼睛,闭上又睁开,奈何周围毫无波动,完全不以他的意志为变化。如此反复几次,他最终还是选择放过自己酸痛的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眼前是断壁残垣,身旁时血池骸骨,耳畔是咧风呼啸——嗯……形变质不变,是罪骨之岛。

再看这个环境生态,远处还能听见黑蛟...

霍游||关于一间24小时营业的书店的故事

>>交卷!山东卷2017作文题:一间24小时营业的书店

>>CP:霍游

>>叙事人不参与CP,仅为叙事用

>>废话多,OOC,甜,诸多漫画梗

 

 

晚上九点。

随着最后一名客人推开门离开,门上的铃铛响了两下,告示着我今天的工作即将结束。我将那位客人放于桌上的书拿起,穿过一排排书架,准确的找到位置,插回原位,然后用书脊敲过放得前后不齐的书,将那一整排书排齐。

做完这一切的我取下挂在书店里间挂钩上的包,准备回去。

路过门口收银台的时候我停了一下,跟收银台后面正在看书的那位打了个招呼:“我走啦。”

他将书往下挪...

荒目||至今我们仍不知道一目连到底是怎么跟荒川之主在一起的(完)

>CP:荒川之主x一目连

>>起名废,瞎写流,OOC

短篇甜粽子,一发完结

>>端午安康

1.

荒川之主自召唤阵里出现到这个寮里的第一天就受了三次惊。

第一次是刚被召唤出来,方一睁开眼就被召唤阵前一脸非酋相双眼含泪半哭半笑脸映蓝光的的阴阳师给吓了一跳,好端端的一句出场台词差点给咽回去。

第二次是被阴阳师领出召唤小黑屋到寮子里走一走的时候。阴阳师的非酋脸真不是白长的,寮子非得突破天际,一圈转了下来仅仅看见了两个SSR,一个扶紫藤潋滟眸安静如画的小鹿男,一个分裂症相声口神神颠颠的两面佛。就连御魂也非得一比,姑姑的六号位六星暴击网切,强化出来的属性清一色的生命防...

狗崽||风雅的式神与他们的风雅事儿05

>>别问这是个什么逻辑,我的逻辑死了

>>严重OOC 这个大天狗……我不认识

时隔两个月终于拿起来的肉一锅,不好吃

前文:01 02 03 04


一辆挂着发情期的名号其写得实跟发情期一点不像的假车

荒目||续

>CP:荒川之主X一目连

>写个初识

>短小且瞎写 OOC我的

>最近忙疯,许久不写东西随便写写找找感觉,正好之前说要写荒目的,就有了这么个没头没尾的产出,估计没后续(不想挖坑)


他静静地看着。

夜色河畔,盛放贡品的小船样式的灯,灯火明灭间可以看见跪在石阶上人们闭着双眼,双手合十于胸前,虔诚许愿。不计其数的珍宝被甘心情愿地一件件沉入水中,仿佛这样就能载着他们的期许,传达到那位大人的耳畔。

河面仅是回应了丝丝涟漪。


那条河的名字叫荒川。河流的主人,唤作荒川之主。...

妖狐中心向||樱逝(中短篇,一发完结)

>>清明节,来吃刀

>>妖狐中心正剧向   有私设十分狗血且OOC

>>CP:狗崽 

这里包含了我对妖狐全部的爱与对这个西皮的一点理解

BGM推荐:

《红昭愿》

《半生你我》

《徒留人间》

 

情这一字,约莫是这世间最痛心的一字。

三尾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只没化形的小狐狸,通身漆黑,唯有四只爪子和尾巴尖儿上一点蓝。

她抱起没化形的妖狐放在膝头,目光投向远方,沉默许久后兀自笑了一声,有些苍凉。

我与你说这些作甚,你又不懂。她道。你甚至连形都没化。

她又不说话了。半晌后她略带嫌弃地捏了捏他的...

狗崽||风雅的式神与他们的风雅事儿04

>流水账似的过渡章

>一句话叉琴

>严重OOC预警

>前文:01 02 03


8.

阴阳师撤下结界的那日是个好天气,碧空如洗和风习习。带了一丝春寒的风吹散了寮子最后一点冬日的慵懒。

城东的桃花林在一夜春风中绽满枝头,甜腻的桃花香顺着风飘满了整个平安京,让自那里出生长大的桃花妖倍感亲切,满心欢喜地去找阴阳师提议挑个好时候去赏花,正好樱花的花期将近,别了昔日阴霾的樱花林再度盛放之时必定会是惊动全城的美景。

阴阳师笑着占了一卦选了个风和日丽的天气,允了。

桃花妖高高兴兴地拉着樱花妖去准备赏花行。

恰逢暖阳天,一树繁英夺眼红...

狗崽||风雅的式神与他们的风雅事儿03

>就……写个斗鸡情谊月下谈情

>更正调整版

>前文:01  02

>祝阅读愉快!么么叽!


6.

50%是个什么概念?

放在考试中哪怕题目有一半看不懂也可以侥幸松一口气的概念。但若放在妖狐身上……这50%就跟虚假广告似的。

不吹不黑,带着妖狐打斗鸡好比做过山车,一颗心处于半失重状态,忽上忽下的。

他能一口气秒掉对面五星地藏桃花,也能只顾着眼风传情而只突两下。

两个字总结:刺激。

于是乎,神乐看着对面尚自剩下半管血得意洋洋的兔子,深感难以言喻欲言又止整理语言稍加思考无话可说。

妖狐摇着扇子笑得既没心没肺又乖巧无辜:“一时失手。...

1 / 6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