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脑洞爆炸,相当暴躁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狗崽||风雅的式神与他们的风雅事儿02

>三分之二都在吹妖狐预警

全员严重崩坏预警

严重OOC预警

烂俗套路常见梗预警

(预警真多啊科科)

>补充设定:御魂类似纹身印在身上某处地方(私设跟预警一样多呢科科)

>以上能够接受再阅读哦!祝阅读愉快!比哈特!

>前文:01

 

3.

关于妖狐讨厌大天狗的根本原因其实很简单。若是能被打印在纸上,将会是一张白纸两行黑字那般明了。

这一张白纸两行黑字般明了的根本原因不多不少,正好两个——其一,大天狗是个金光闪闪自带特效的SSR;其二,大天狗是神龛商店里出来的。

是的,神龛。

大天狗上架神龛商店的那日是个好天气,正巧那日阴阳师也攒够了两千勾玉,当即二话不说就去了商店换了二十二张蓝符,画符连抽行云流水。

二十二张蓝符的召唤效果仅用四个字就能高度概括:惨不忍睹。十九R三SR的结果完美地打破了之前的记录。

彼时半道前来围观的妖狐当即就轻笑出了声,隔着放置经文卷录的书架,刚被抽出来的小桃花目光正好撞过来,桃粉色的眼睛好奇地透过杂乱无章的卷宗去看笑声的主人。妖狐冲她眨了一下眼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嘘——”

小桃花妖点头,抬手做了个捂住嘴巴的动作。

跪坐于阵前的八百比丘尼双手捧了式神录来,阴阳师仅仅抬头看了一眼便挥手让她放了回去,手中蝠扇敲了几下,隐藏在昏暗中的神情看不出是喜是悲,他淡淡道:“不必看了,都是些重复的,寮子里的那几个技能都满了用不上——直接送进神龛吧。”顿了一顿:“正好返魂劵也攒的差不多了。”

八百比丘尼颔首应下了。将式神录放回案上的时候她微微侧眸,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藏在经书文卷后的妖狐,旋即敛袖回身,取了新召唤出来的式神的契约书递到立于神龛的阴阳师面前。

然后。

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若只是喂了新来的桃花妖倒还好说,妖狐顶多扼腕叹息没能与美人说上几句话,过不了多久就全当笑谈一笔带过了,怎么都不会放在心上的。但,那日晴明大人却是手一抖,把寮子里那只养了半个多月的鲤鱼精给喂掉了……

妖狐算不得是怜惜那只鲤鱼精。世间他喜爱的颜色千千万,若是每个都要让他去怜惜怕是会累死个人。更何况妖狐是个什么名声?拿出去一问,花楼里的美人定是会拈着团扇笑得风情万种,末了却是会苦笑摇头,道一声多情的无情人。就连寮子里同族的三尾都曾漫不经心地笑言他就是个没心肺的。

没心没肺的多情的无情人,真真是再适合不过的形容。

放到从前,那只鲤鱼精怕是逃不开被做成标本的命运,妖狐会在某个夜里将她的血液与酒一并调和了吞下,亲手将这点美丽化作永恒,成为他精心雕琢的藏品一件。

不过那到底是从前。自从化作式神,跟人类阴阳师签订了契约,行事便带了几分顾忌,再不得以往那般无所顾忌随心所欲。过去萦绕在身的,和着血腥气的芬芳气味早就散得干干净净,只有偶尔在梦深记忆里才能窥见一二。

但毕竟是本性,那些刻在骨子里铭记在天性里的东西是怎么都无法消除的。收藏不了全部的美丽,那就只取其中最让他心动的一部分。比如一绺墨如鸦羽的发丝,比如一幅只绘了明眸的画,再比如……鲤鱼身上色泽最为绚丽的一块鳞片。

兴许是之前喂掉的鲤鱼精太多,以至于再无鲤鱼精造访这座寮院。晴明失手喂掉的是最后一只,也是妖狐最喜欢的一只。

妖狐说不清亲眼看着大天狗从神龛里走出来是什么感觉。

庄重威严浑然天成,一张玉雕似的脸,冷冷淡淡自带凛然傲气。一双湛蓝色的眼让他恍惚又想起了鲤鱼精腰腹间的那抹亮蓝鳞片。

他站在经书架外,突然一展扇子笑了,眼梢一挑带出天生狐媚,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大妖身上巡游了一圈。视线触及至那张脸,不出意外地对上了那双眼睛,他勾了勾唇算是打了招呼,手中蝠扇摇了又摇,一扭头走了。

 

寮子里新添了SSR式神自然是值得庆贺的,尤其是这位SSR大佬是传说中的大天狗。寮子里的小式神们明显很兴奋,纷纷吵吵地说要举办欢迎会。阴阳师坐在廊下笑着挥挥手,示意随他们去折腾。

隔着一道门,屋外俱是喧天的热闹。说是欢迎大天狗,但显然玩得最开心的是寮子里平日无所事事的小式神们。交好的桃花妖过来敲了敲妖狐的房门邀他一并出来玩耍,妖狐拒绝了。

那是以他喜爱之物换来的他不喜爱之物,何必去凑这个热闹给自己平白添些不愉快。

明亮的灯火映在木格白纸的推拉门上,偶尔有人影晃过,像是一出喧嚣的皮影戏。妖狐捧着手炉坐在案前,手中书卷翻得“哗啦”作响。

“妖狐。”

他抬了头去看,门上留下的剪影高挑瘦长,危冠高耸,广袖长袍,手中一把蝠扇,正一下一下敲着掌心。动作是他熟悉的,声音亦是他熟悉的。

“小生懒得起来,”他应声,“自行进来便是了。”

门被推开,乐声伴着欢笑声骤然被放大,随之一并进来的还有阴阳师。

妖狐放了书卷,从案上的茶盘中取了一个杯子倒了些茶,双手奉上同时抬起一张盈盈笑脸:“不知来寻小生所谓何事呀?”

阴阳师端坐其面前,接过茶杯却未曾饮啜。手中蝠扇又开始敲在掌心,一下一下的颇有节奏。妖狐也不急,垂了目光继续去看书。

半晌后终是开口了,半试探的言语:“上次商店赌到的那个六星暴击三味本来说是给你留的,但……”顿了顿,面上带了几分为难:“刚刚给大天狗凑了一套针女,一号位选了个三味,唯独缺了个六号位,不知……”

妖狐翻书的动作一顿,旋即抬了眼注视着面前的阴阳师。许久笑了一声:“既然阿爸想给那便给了去,御魂本就是您在掌管,何必来问小生?更何况SSR大佬所需,小生之辈定然是只能双手奉上不敢多言一句。”

阴阳师颔首,想了一想,诚恳道:“改日再给你打一个同样好的出来。”

他乖巧点头说了声是。

面上依旧是带着笑的妖狐内心早就把新来的大天狗吊起来打了几百遍。

返魂鲤鱼精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抢御魂??

去他的SSR。面带微笑的妖狐在心底如是说。

 

4.

“可是这样说的话也只是妖狐叔叔单方面的讨厌大天狗大人呀,”童女扬起一张稚嫩的脸,“但是总觉得大天狗大人也不是很喜欢妖狐叔叔呢。”

“都说是事物总是两面性的,”姑姑掩口笑道,“自然,这看不惯也是双向的,八百比丘尼说放在人世间,这便是相爱相怼。”

 

5.

关于大天狗讨厌妖狐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同样也是不多不少恰好两个——第一,妖狐虽然是个SR,但却是个输出全看脸的SR;第二,妖狐看他目光总是轻飘飘地带了点难言的不悦,仿若是在看一颗尘埃。

这两个原因说的通俗点就是一,妖狐日常突两下太弱,帮不了阴阳师大人完成大义;二,他讨厌我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阴阳师大人百思不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这位SSR大佬思想如此幼稚。

一旁的山兔“吼拉吼啦”蹦了两下,笑嘻嘻地:“阿爸你忘啦?大天狗大人刚一出来您就‘哐哐’砸了一堆白蛋过去直升五星,哪里给了他成长的时间呀。”

阴阳师面色忧愁手握蝠扇几番整理语言,最后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但,这不应该是与心理年龄有关吗……?好歹也是活了千百年的大妖啊……”

山兔:“……”

路过的孟婆:“……”

路过的隔壁寮的阎魔:“看着吾作甚,吾可没沉默他们。”

 

大天狗大人从神龛出来的第二日就被带出去打魂七。寮里的资深长辈姑获鸟自然是一同出行。

场上掀起一轮又一轮风暴的大天狗神色淡淡,全程补刀照看座敷山兔的姑姑看着颇为可靠的新输出与落在敌人身上那一连串暴击数字的伤害值,若有所思。

直到风暴卷起大妖的衣袖,满天鸦羽纷飞之间,姑获鸟眼尖地瞅见露出小半截手臂上的六道金光。欲言又止的目光落在悠然站在阵后撑起结界的阴阳师身上。

打道回府之时姑姑特地拉住了带队回归的阴阳师,放慢了步子走在队伍末尾。怀抱伞剑的姑姑踩着木屐走得端庄,说话开门见山:“大天狗身上的那块御魂是怎么回事?”

“……就是那么一回事。”

姑姑眉头一皱,手中伞剑有些跃跃欲试:“前些日子说好了给小狐狸的,如今这算什么?”

阴阳师摇着扇子:“左右妖狐也不常出阵打架,正巧大天狗还缺了个六号位,就给出去了。”话落瞅了眼姑姑的脸色,连忙补了一句:“自然,这不是白给的,今后的御魂会再打出一个同样好的给他。”

姑姑紧蹙的眉舒展开来,收了利刃的伞剑在地上敲了敲:“罢了……就这么说定了,可万万不得失了承诺。”

平日里万人歌颂呼风唤雨的阴阳师大人此刻认认真真乖乖巧巧地对自家式神道了声是。

恰巧有风掠过,对话的声音传得远了些,飘了七八分进到了大天狗的耳中。握住扇子的手一紧,清俊的眉眼下意识地微微皱起。

 

是夜,大天狗敲开了妖狐的房门。

门应声而开。在院子里当了一整天吉祥物的妖狐裹着一身松松垮垮的浴袍在门边抬眼打量他,上扬的眉一挑:“……原来是您——深夜造访,有何见教?”

彼时妖狐刚洗完澡,平日里柔顺飘逸的长发尽数被打湿,此刻正乖驯地贴在额前双颊和颈侧。偶尔有水滴从发梢滑落,顺着脖颈往下滚去,沿着锁骨来到胸口,最后没入半阖的衣襟里。

他仿佛是从水里出来似的,不,他就是从水里出来的,周身氤氲着水汽,衬着一双泛着水光的灿金色眸子,看上去温和乖顺得紧。

到底是狐狸,骨子里天生自带媚色。这副模样搭配上那身松松垮垮的浴袍,只能让人无措地想起“香艳”这样的词来。

但,那是常人的反应。

大天狗大人只是眉头一皱,目光如刀在妖狐身上一剜,原本的来意瞬间忘得一干二净,当即干脆利落地落出八字评价:“衣冠不整不知廉耻。”

未等妖狐反应过来他已伸手,“唰”的一声把门拉上。隔着门他的声音传来,清清冷冷:“穿好衣服再出来说话。”

妖狐:“……”

气归气,SSR大佬,尤其是五星的满暴高攻的SSR是打不过的。妖狐三两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后方才重新推开门,对着站在廊前月下的背对着他的大天狗勾了一个假笑:“穿好了。您这下总可以说明来意了吧?”

大天狗侧头,抬手递来一金光闪闪之物,光华之亮仿若在掌中捧了一盏夜灯:“你的?”

是那枚六星暴击三味。

“不过是在小生手上待过一段时间,谈不上是小生所有。”妖狐眉眼弯弯地道,“如今归您了。”

大天狗将那枚御魂递得更向前:“既然是你的,那便拿回去。”

妖狐看着那枚御魂,沉默许久低低地笑了一声。那笑有点冷,好似腊月刮过的一阵风,零零散散带了点雪花。他抬眼,眼底似冰封了万千鎏金,语气却是含笑地道:“大天狗大人怕是说笑了,小生给出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拿回来的道理。”

“本就是不要的,拿回来作甚?您说不是?”

作为曾受了香火听了赞颂祈福日子过的风雅淡泊的大天狗有生之年晓得了何为怒气。妖狐说完那番话后自行离去,当着他的面“啪”地一声拉了门,不留半点情面,全然不负平日里恭敬乖巧的模样。

……山间野狐!面无表情的大天狗在心底如是说。

 

【未完待续】

下一章:03

下面是日常吐槽:

>求、求评论!保证都会看尽量都会回的!……如果没回,一定是因为我忘了(好意思说)

>居然比我想的要长……三发完结的幻想破灭(埋头继续写)

>关于文里除了开头说了晴明后面一直称为阴阳师的原因……是因为实在对阿爸冰清玉洁的人设下不了手啊!至于为什么这位阴阳师这么精分,不用多想肯定是因为我也是个精分啊!

>吹妖狐真爽!他那么好!不管怎么样都那么可爱那么好看!我不管就是要吹他!(所以这就是你本篇至少有三分之二都在吹妖狐的理由吗)


评论 ( 16 )
热度 ( 68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