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糖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不定期失踪人口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清光其名

>没头没尾于脑海中灵光一闪的某个画面,没后续

>假设上一代审神者年事已高,即将传位给新人之前的某段对话

主讲清光,稍微带了点冲田组,清安清都吃,只要是他们都好。

>全篇单方面叙述,没有场景就连对话都没有,只有审神者絮絮叨叨的言语,算是个刚入坑不久的家伙对清光的印象吧

>其实什么都没写……就是在吹清光()

>笔拙,写不出清光万分之一的好

 

 

她给我讲这段事的时候我尚未成为审神者。

彼时她坐在咖啡厅,面前一杯抹茶拿铁袅袅地飘出白汽。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啊……”她说,“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纱幔,他一身红黑,就站在那儿。风卷起纱幔,他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打量着我。”

“‘虽然不容易操纵但品质性能绝对是一等一,’他说,‘希望能找到好的主人,可以将我运用自如,对我爱护有加并且会打扮我’。”

“我看着他,心想,还真是一个坦率的孩子啊。”

“居然会这么直白的要求审神者去爱他。”

“明明衣服上有那么多是红色,可在他身上却显得有些冷。一点都不暖和。他的眼里带着笑,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但看起来又那么固执。”

“那时候我就想,嗯,就是他了。”

“后来?他确实是个坦率的孩子呢——至少我是这么想的。那时候看着他,只觉得他浑身上下都写着‘我最可爱快来爱我’,还很会撒娇。”

“什么?刚刚我说初见时觉得他眼底藏着固执?”

“那个呀,其实一开始我以为那点固执是我的错觉。后来发现不是。”

“打架的时候那么凶,就算是受伤了也不退缩一步。”

“那哪里是固执,说成是倔强还不差多。”

“刚开始的那会本丸里的资源还不是很多,我又是个懒的,基本一天只锻三把刀。有时候他不提醒我我都不记得。”

“说是我锻刀,倒不如说是他在锻刀。”

“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那是为什么。”

“他在等一个人……或者说一把刀更合适些?”

“安定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本丸待了很久了。安定被锻出,他比我都高兴,可惜的是他将那点兴奋藏得太好了——真是的,明明等了那么久。”

“不过啊,能相会真是太好了。”

“是的……即使经历过那些,最终能在这里在这个时代,再相会真是太好了。”

 

【。】

 

>所以说我这篇到底都讲了什么(突然自杀.jpg)


评论
热度 ( 10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