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一个热爱探索一切可能的不定期失踪人口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仅是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狗崽||风雅的式神与他们的风雅事儿01

>无逻辑系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都是超级无敌常见的套路与老梗

比如狗子与崽的互怼日常,比如万年不过的中二病与……大概或许是傲娇,比如喜闻乐见的发情期,(春天到了这个有什么疑问吗)(当然啦,只是有发情期的设定,不一定会写科科)

>假设大天狗上架神龛商店

>全员崩坏预警,严重OOC

 

1.

这是一个十分风雅的寮。

  风雅的晴明阿爸在樱树下伏案批阅经文,晴明风雅的朋友源博雅抱弓倚树,偶尔对视,抿唇一笑间悠悠地荡出多年的情谊。

  永不落败的樱树上坐着风雅的大天狗大人,手中一支长笛,笛声随风悠扬,余音绕梁不绝如缕,树下坐着风雅的妖狐——不信?封印悬赏白纸黑字地说了阿崽博览群书风雅泛谈,没问题妖狐人设不崩!风雅的妖狐手中一把描金蝠扇,一下一下地敲在掌心之时也带出了一句一句的情话,说给美人们的情话。不远处的廊下,气质典雅的八百比丘尼与风中自然优雅的神乐捧茶笑谈,声音细细柔柔好比夜莺。

如此风雅的寮,如此风雅的阴阳师与式神们,平日里相处自然是……风雅和睦的。睁眼说瞎话是会被雷劈的。

 

树下妖狐正与少女旁若无人亲密说笑,美人将新买的胭脂交于妖狐手中娇嗔他给她选择的颜色过艳,天生多情的狐狸轻笑摇头,三言两语间逗得美人咯咯直笑。

“怎会太艳?”妖狐说,“小生的眼光向来不会有半点差错,尤其是看美人。”

  “妾身才不信。除非……”美人猫一样的眼睛转了几转,盈盈秋波似涟漪般荡开,“除非您亲自帮妾身上妆。”

  “哎呀呀,小生求之不得。”

单手挑起美人的下颌,指尖在正红的胭脂中轻轻一挑,美人脸上扬起红晕,好似桃花盛开的颜色。妖狐眼底的笑意更深,就在手指即将触碰美人的唇时,一片鸦羽打旋落下,不偏不倚落在他与美人之间。

顷刻间上好的胭脂被那片鸦羽尽数沾了去。

妖狐愣了,妖狐就很气,妖狐握住鸦羽抬头,反手就是一道风刃打出,脸上即便是带着笑也是皮笑肉不笑的笑:“劳驾,管好您的狗毛。”

鸦羽没入树间便没了声息,片刻后树上传来清冷的声音,好似冰河初融时尚带薄冰的水:“没见识——天狗一族的钢铁之羽竟然被你说成了狗毛。”顿了顿:“此为自然规律,如何能管?”

言下之意:没见识的,你行你上,不行别管。

妖狐冷笑一声:“也是,自然规律管不得。尤其是您这样上了年纪的。”

  大天狗反唇相讥:“吾可记得吾来此寮比你要晚。”

  “哪里哪里,”妖狐摇着扇子笑得和善,“大天狗大人这般的大妖在历史洪流之中停留的时间怕是比小生多出数十倍不止,小生虽算不得是博览群书,却也曾在诸多野史传记中略有所窥。”

  “一直知晓你不学无术,今日方知缘由,”大天狗擦拭着手中长笛,眼皮都不带抬一下,“野史传记所叙虚实难辨,你竟是当了真。”

阅读理解:不是缺心眼就是傻。

“……”妖狐深吸一口气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半晌后咬牙切齿攒出个笑:“是小生才学浅陋让大人笑话了。”

“能有这点觉悟说明尚自有救,”大天狗说,“不错。”

“是是是,既然大天狗大人如此广读多识学识深厚,想必品行也是极好的吧?”

他反问,语气淡淡:“你想说什么?”

“君子成人之美,还请大天狗大人去往别处擦拭长笛,给小生与美人留个空间呀。”

空气一阵沉默

大天狗沉默半晌,勉为其难地低头透过树间打量妖狐,眉头微皱:“此处并无需吾‘成人之美’之处……你可不是人类。”他收了目光,将长笛收回腰间:“便是修成如今这幅模样,骨子里还是一只狐狸,跟人类有什么关系。”

妖狐:……说好的大妖风度呢?高冷风范不多言语呢?阿爸这只大天狗跟隔壁寮的不一样!!!退货!!

这几句话说得妖狐听了想咬人。于是他……没咬,只是旋身后退摆好姿势,手中蝠扇一展眼看便是一道凌厉风刃要打出。坐在回廊下的神乐抬眼望天,伸手握住放于身侧的纸伞一挥,干脆利落地打出两记伞击。一记落在妖狐手上,不偏不倚打落蝠扇;另一记击中大天狗前额,力度刚好直接让大天狗仰头从树上落下,勉强在半空稳住身形。

小姑娘撑开纸伞架在肩头,从半架空的回廊上跳下,几步上前拽住妖狐的尾巴往町中的方向拖,不忘招呼降下身形的大天狗:“时间到了,换套御魂,一会儿直接去斗技场找我。”

大天狗恭恭敬敬地领命去了。

妖狐不明所以:“你们去斗技场带上小生做什么?”灿金色的眼睛一转落在一旁的大天狗身上,忽地笑了,不怀好意:“是要让小生揍他吗?”

神乐头也不回:“不,只是带你去解锁传记。”

妖狐了然地点头,片刻后想起一个问题,摇着纸扇悠悠指了个方向,问:“既然是小生解锁传记,那他去作甚?”

“看来是该让晴明去给你打一套心眼了。”神乐终于肯回头,手中纸伞戳了戳妖狐的脑门,小姑娘的声音脆生生的:“不带大天狗去,谁来输出?”

妖狐眉眼弯弯扇子一甩:“论输出小生可是平安京单体输出第一,自然是小生来输出。”

神乐笑了一声,纸伞一挥敲在妖狐肩膀,从兜里摸出一个青枣“咔擦咔擦”地啃:“这话等你能次次一突突完一个整再说吧。”顿了顿,小姑娘象征性地威胁一句:“先说好哦,待会抢火的话就扒你御魂给……”她想了想,叹了口气,拍了拍妖狐的尾巴:“算了,你也没啥好御魂可以扒,新来的夜叉都嫌弃你的六星六号位攻击针女。”

妖狐:……小姐姐你是忘了你手上还有青枣汁吗?还有攻击针女怎么了?好歹也是针女啊!

 

2.

斗技场上。山兔抢了一速拉了条,二速的大天狗借着开场的三点鬼火掀了一场风暴,触发了针女的伤害数目可观,对面基本残血,唯独一个五星的地藏桃花屹立不倒,轻描淡写地弹了弹方才落在肩上的鸦羽,颇有傲视群雄之风范。

妖狐拿尾巴戳了戳三速座敷新衣服背后的那只招财猫。座敷侧头看他。妖狐拿出平时哄美人的十万分温柔跟她打商量:“待会招可否给小生打三点鬼火?”他抬眼看对面面若桃李的桃花妖,眉目含情:“好让小生把对面那位小姐姐送下场去,美丽的少女怎么能到这般凶险的地方来呢?”

座敷看了看对面血条才下了三分之一的桃花,又看了看妖狐45%的暴击套,绞着衣角不说话,一双亮晶晶的眼抬了又抬,带了几分看不清的情绪,似悲悯又似叹息妖狐不谙世事。不等妖狐想明白她便一跺脚——福祸相生换来的三点青色的鬼火幽然浮现,在空中起伏。妖狐一展折扇眼里笑得欢愉,只是笑意尚未蔓延至唇边就在余光中瞥见神乐纸伞一转,随即一道疾风稳稳当当落在大天狗身上。

妖狐:“……”

大天狗隔着座敷投来冷冷地一瞥。双翼一展又是一次羽刃风暴。不等卷着鸦羽的暴风平息,对面就已经认输退出,只留下一地燃着蓝色火焰的小纸人。

大天狗收敛双翅缓冲落下,SSR大佬的气息浑然天成。末了眼梢一抬,淡然高冷的眼风干脆地在妖狐的一张脸上打了个转儿,似刀般凉薄。

终于明白座敷眼神的妖狐举着蝠扇遮住翻天白眼:无fuck可说。

半晌后摇着扇子勾了一个不带半点笑意的笑。

斗鸡暂时休息期间妖狐去找了在台下带着小式神观战的姑获鸟,一张嘴似浸了蜜糖,甜言蜜语撒娇卖乖似天花乱坠,三言两语间就哄得一手带大他的姑姑把自身一套满暴高伤的御魂给了出去。

得了新御魂的妖狐重返斗技场。

神乐挥着伞开了新一局斗鸡。速度散件的山兔成功跑过对面,“吼啦吼啦”蹦了两下,完美拉条。神乐十分矜持的一点头,然后看向了大天狗,却在转头瞬间看见握着扇子笑得狡黠的妖狐,手中三点鬼火上下起伏。

小姑娘下意识地侧头看了眼场边的回合进度条——

排在二速的,确实是妖狐没错。

她抬眉,目光落在妖狐身上。唇边噙着笑意的妖狐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撩了撩长发,透过白发,妖狐后颈隐约有六道金光闪过。神乐心下了然。

怪不得。

姑姑的御魂有个特点,就是无论怎样速度都能强化的很好,山兔带的御魂好些都是经过姑姑之手强化而成的。而这次的速度,不多不少刚好比大天狗多出一点。

顺利抢到二速的妖狐眉眼弯弯,手中蝠扇一收一转,狂风骤起,他勾唇抬眼,似笑非笑地于这狂风中起舞,一举一动皆如画般优美。紫色的风刃连成一道闪电,他不紧不慢地踏着这狂暴的风声打出,次次见血。

满暴触发针女带来的效果无疑超群。待他悠然收手之时,对面的五星地藏惠比寿已经化作纸片黯淡退场。

他斜目,近乎是挑衅地瞥了眼隔着一个座敷的大天狗。后者目光冷冷,干脆利落甩出一记风袭后敛袖待命,座敷赶紧打出三点鬼火奉上。咬着出门前源博雅准备的苹果糖的神乐眨了眨眼睛,踮起脚揉了揉妖狐的头,笑了一笑,低声夸道:“突得不错”,然后,轻轻巧巧地一个旋身,手中凝聚通灵之力的纸伞笔直地指向大天狗。

通灵.疾风。

风暴再起,遍地狼藉。输出式神大多薄皮,不消片刻基本残血死伤。加之缺了治疗,对面直接退出。

向来不对盘的两人这回竟是配合得堪称完美。

台下观战的小式神们纷纷发出惊叹,忽地想起什么,叽叽喳喳地问被簇拥在中间的姑获鸟:“姑姑姑姑,妖狐叔叔跟大天狗大人这么配合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他们总是吵架呢?”

沉迷照顾小家伙的姑姑笑眯眯地将偷偷想要爬走的镰鼬三兄弟拖回来,放在身边。

“其实也没什么,”姑获鸟摆了摆手说,她望了望在仍在台上的妖狐和大天狗,“起因说来不过是因为晴明手抖罢了。”

 

【未完待续】

>下一章:02
>日常求评论!

>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百分之百会是短篇因为我后续还没想好(?)目前来看或许会是个系列cp文……目前,嗯

>大概就是想写两个的互怼日常……我家妖狐一直傲娇不起来对不起(突然沉默)总之就看做是一个粉丝滤镜100米日常无脑妖狐吹的瞎几把写

>玩到现在至今四十多级斗鸡常年三段,所以关于斗鸡都是瞎写的!(你走)

>最近爬墙到隔壁刀男了……清光真可爱!沉迷清光不能自拔XD冲田组rio戳心窝!(进坑太晚不知道哪里可以找粮吃哭死)

>开学啦!重归正轨!下次更新周三(有可能提前一天(只是有可能

评论 ( 10 )
热度 ( 71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