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脑洞爆炸,相当暴躁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伏八||When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后续01)

>告白篇结束!接下来就是小夫妻秀恩爱日常?可以当做独立篇也可以接着前文看

>莫名觉得自己在写老夫老妻三十题一类的梗  不是觉得而是真的就是

 

Chapter4.同居这种事要什么题目

“葡萄口味的Sanggeliya,加上半片柠檬,少冰。对吧?”草雉擦着杯子,对刚刚进门的客人问道。

“嗯。”

酒吧的老板笑了,将杯子放于吧台上,弯腰取出冰柜里的饮料倒入杯子,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切下半片柠檬:“不过啊,伏见君都是二十几的人了,怎么还是喜欢喝碳酸饮料?”

坐在吧台旁边的伏见皱了皱眉,转过头四处张望,声音漫不经心带着点不耐烦:“这个没必要告诉你吧。”

“八田桑的话,还没有回来哦。”草雉说:“今天他陪安娜去学园岛了。”

“啧。”

“算了算时间,差不多在回来的路上了。”草雉看了眼墙上的老挂钟。

等了一会,突然听见酒吧门铃声响,伏见回过头,看见了推门而入的安娜和八田。八田丝毫不意外在这里看见伏见,安顿好安娜后,按照惯例别扭地问了个明知故问的问题:“你来干嘛?”

“来找你。”伏见说:“有些事想跟你说。”

“那你说啊。”八田一脸莫名其妙。

“……”伏见正在想着如何开口。

一旁的八田却开始催促了起来:“要说就快点,我还没吃饭。”

“美咲。”伏见看着八田说:“搬回出租屋吧。和我一起。”语气平静得就像是在说“今天的饮料不错”一样。

“啊?——哦,行啊。”稍有别扭的八田想了想,接受了这个提议:“……那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你是要今天就过去?”伏见脸上难得一见的吃惊神色。

“不是吗?”八田跑回屋子里去搬行李箱,伏见跟在他的身后。收拾东西的时候八田抬起头看他,仿佛觉得伏见刚刚问的问题很奇怪,于是重复了一边刚刚说的话:“不是今天就过去吗?”顺理成章得就像自然定理。

伏见突然就笑了,走过来帮他的美咲一起收拾物什:“好啊。”

 

重回到熟悉的地方。

伏见提着行李箱掏出钥匙开门。门开的一瞬间,八田率先窜了进去,发出了“哇”的一声感叹。

屋子很整齐,包括地面都没有一丝灰层。八田特地去厨房看了看——餐具大多是新的,但仍保留着以前他们用过的。洗菜洗碗用的水池明显是近期有人清洁过的,被打磨成亚光的金属边缘在灯光下泛着冷光。冰箱里的食物都是新鲜的,甚至还有他喜欢的布丁。这里明显有人的生气,不想是多年未曾住过人的样子。八田有些诧异,探出头大声地问伏见:“喂!猿比古!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去Jungle的时候从Scepter4的宿舍搬了出来。”伏见将行李搬进卧室,“然后一直住在这里,没搬回去。”顿了顿:“这里基本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我做的那些改动。比如说——”

“比如说什么?”八田走了过去,站在卧室门口。然后,他就明白了。

比如说,将上下铺的床换成了双人床。

八田的脸一下子红了个彻底。床边的伏见似笑非笑。

纯情的少年哦。

 

收拾完新带来的东西已经很晚了,八田累到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伏见走过来,用膝盖碰了碰八田耷拉在沙发外的手:“这么晚了,来不及做饭。到外面吃点东西吧?”

八田盯着天花板,伸直手臂半天没起来。伏见“啧”了一声,一伸手将他整个人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去吃什么?”

“关东煮怎么样?”被拽起来的八田趴在伏见的怀里像只猴子,兴冲冲的提议。

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别扭再到现在的理所当然,八田接受他的用时远比他想的要短。对于这点伏见感到十分的满意。但伏见毕竟是伏见,于是皱着眉头嘲讽:“这个点也只有关东煮了吧?”语气之不耐烦简直就是在直接嘲讽八田的智商。

八田被他的态度气到伸出拳头来想揍人,但最后还是放下了。这么多年又不是不了解这个人的恶劣性格,计较有用吗。当八田坐在店里狠狠地咬着紫菜包时,他如是想到。

评论
热度 ( 9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