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脑洞爆炸,相当暴躁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燕蛇||一个不正当的爱情故事13

>>飞燕X灵蛇

HP趴,部分设定源自parcivale太太,爱她!

>纯粹为了好看分的章节

点我看文明巫师打架【字面意思】

>专业瞎写,OOC,欢迎捉虫谢谢大噶

>前文戳这个lof


Chapter13.

 

    每个人都是前所未有的兴奋,激动溢于言表。学生们热切地注视着登上台子的两位巫师,小声讨论着——所有人都知道拉文克劳的玉萧与斯莱特林的灵蛇有着竞争关系,他们曾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下相互嘲讽较量。

“晚上好。”白虹说。他的音量成功的让学生们注意到他,并且专注地听他说话。发色奇异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不知何时站到了舞台前,声音洪亮如雷鸣,明显是给自己施了个魔法:“欢迎大家参加第三十九届决斗俱乐部——众所周知,‘决斗俱乐部’是我校的一项优良传统,为的是充分训练大家,以防未来有一天你们需要。”

学生们鼓掌以示回应,但显然的是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的注意力又被台上的两名巫师带偏了,以至于没注意到白虹教授抬手示意安静,还在机械地开合手掌。

对此白虹也没在意:“今晚的示范由拉文克劳的玉萧与斯莱特林的灵蛇来完成。”伴随着再次响起的掌声,他大声说道:“现在,我宣布开始——首先是双方鞠躬——致以你的对手最大的尊重。”

斯莱特林的级长与拉文克劳的级长对视了几秒后,都缓缓地弯下腰。烛火照亮了他们的头发与脸,有好几个女生都捂住嘴以免抽气声泄露——那真是一副极美的画面,摇曳的光下斯莱特林级长的长发比皎皎月光还要细腻;拉文克劳学生则被火焰氛围映衬出一种奇妙的暖色,将他身上原本的清冷洗涤荡净,让他整个人都看上去温暖不少。

他们鞠躬都十分认真,手指紧贴长袍侧缝线。双方都停顿了几秒后才慢慢地直起身。

就在此时,灵蛇的手指动了,他突然抽出魔杖,指着拉文克劳,面带张狂与不怀好意的笑容。谁也没看清他的动作,他的嘴唇根本都没动,一切发生的极快且毫无预兆,一道蓝光闪电般地朝着玉萧而去!

这一下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几个因为紧张用力地握住了胸前的衣服。

玉箫从容不迫,轻轻巧巧地挥了下魔杖,随手化解了那一道咒语,轻微的炸裂声在他面前几米处响起,他面不改色,神态轻松得仿佛接住的只不过是猫头鹰送来的信件——看样子是早已料到。学生们在短暂的惊愕后报以热烈的欢呼,即便是最矜持优雅的拉文克劳们也在此时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同时对灵蛇报以嘘声。

“一个小惊喜。”灵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显而易见,”玉萧说,“是你的风格。”

“厉害!虽然那一下很精彩,”绿竹棒嘟哝道,“但这不符合规定——白虹教授肯定会说的。”

“灵蛇级长是最厉害的,”飞燕说,“至于规定——我家级长压根不在乎。”

但别人会在乎。正如绿竹棒所说的那样,白虹剑站了出来。

“抱歉打断。然而灵蛇同学,”他说,“如果你还想继续站在台上的话,请你按照流程和规则来,决斗姿势和念出咒语一样都不能少。”

玉萧轻轻地勾了勾唇角。

高年级的斯莱特林沉默了一会,不耐烦地抖了抖魔杖,发出了一声冷哼:“行吧。”他将魔杖竖立在胸前,看着玉箫,拉文克劳的学生也作出了相同的姿势。

“‘一般的决斗姿势’。”绿竹棒小声地说道,“三秒后他们就会同时开始——三——二——一——”

几乎是话音刚落,灵蛇与玉箫就同时把魔杖举过肩膀。

“粉身碎骨!”

“障碍重重!”

两道亮光同时亮起,闪电般的射出,在空中对撞,像是有谁在半空中点燃了费力拔烟火——噼里啪啦,火星四溅。

“一个粉碎咒和一个障碍咒。”曦月刀说,在他身旁围了一群低年级的格兰芬多学生,还有几个斯莱特林,他摸着下巴:“说实话,灵蛇没用不可饶恕咒让我挺意外的……”

孤剑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责怪他当着低年级学生的面说出“不可饶恕咒”这个词。所幸男孩们都在专注台上发生的一切,没有注意到这句话。

台上——绿竹棒没有说错,这大概真的是会被记入校史的一段画面——各种魔咒碰撞在一起,是前所未有的精彩,已然超过了示范的范围。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是一个咒语刚出口就连着下一个咒语,一时之间只能听到魔杖挥舞时发出的“飒飒”声响。各色光团碰在一起,产生火花或是烟雾,并发出巨大的声响。围在前排的学生们纷纷发出惊呼,尖叫着跌跌撞撞地向后退了几步。

但奇妙的是尽管动静很大,他们仍能将范围限制在舞台及舞台开外的一米处,甚至连烟雾弥散的范围都绝不会超出一丁半点。

“绝妙的控制力。”白虹对学生们说道,“这是十分很难的——因为在实战中你很难保证自己的咒语会不会撞上别人。”

“那可是灵蛇级长——这是理所当然的。”飞燕骄傲地说道。他的目光似乎、或者说一定是透过了烟雾,紧紧地锁在灵蛇身上。

就这一会的时间,台上又是一道魔咒炸开,这次似乎是在他们之中谁的面前。呛人的烟雾又厚了一层,以至于站在前排的白虹教授不得不使了个魔法驱散那些浓烟。

两名巫师对立而站。他们的魔杖互指着对方,视线一刻不偏,似乎在揣摩思考接下来对方会使用什么咒语,自己又该如何回击。

就在此时,灵蛇的手腕一抖,又甩出了一道咒语:“神锋无影!”

玉萧几乎是在他甩出咒语的瞬间就将魔杖立在胸前:“盔甲护身!”

无形的利刃撞上透明的魔法护盾,发出“哐当”的一声巨响。玉萧毫发无损——斯莱特林的级长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满。他卷起了上唇,又一挥魔杖。然而拉文克劳的速度比他更快:“除你武器!”

一道耀眼的红光闪过,紧接着的是什么东西猛地朝后飞去,落在地上“啪”的一声响。

学生们下意识地避开了落地的物体,形成一大片空白区域。

高傲的斯莱特林的手被那一下带得向后仰去。他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停顿了几秒后才放下了空了的手,缓缓地回头——他的魔杖正静静地躺在地板上。

礼堂安静了一瞬,随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十分漂亮的结束!”白虹在一片掌声中大声地说道,但关于“漂亮”的称赞显然是给拉文克劳级长的:“好了,示范到此结束!感谢两位。”

灵蛇发出了一声冷哼,张开五指勾了一下,他的魔杖立刻跃入他的手中(这让学生们再次发出惊叹)。玉萧弹了弹身上的长袍——之前华丽的台子近乎被各种魔咒轰炸了个遍,尤其是他们两人中间那块,几乎是被砸了个坑,地毯边缘被烧得漆黑一片,露出的木板也被炸断,木屑溅得到处都是。

双方看起来似乎都不太好,但没有明显伤痕——灵蛇脸旁边的一缕发被烧焦了,玉萧的衣领则是散开了,上面有一道被划破的痕迹。

白虹抽出魔杖冲舞台挥了一下:“恢复如初。”破破烂烂的舞台瞬间恢复如新。灵蛇冷冷地哼了一声,冲玉萧点了下头,转身离开了舞台。拉文克劳的级长云淡风轻地整理了下仪容仪表后也离开了。

飞燕下意识地想跟过去。突然,有人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回头,是毒龙。高年级的斯莱特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个笑容让他感到十分的不舒服,仿佛被迫吃下一大盘不喜欢的食物。

“有事?”

“有事。”毒龙说,他悠悠地笑了笑,“关于灵蛇的。”

“什么——”赫奇帕奇的话没说完就被示意噤声,斯莱特林的学生慢条斯理地指了指正在讲话的白虹:“嘘。”

“刚刚的几分钟里,分别出现了粉碎咒、障碍咒、昏迷咒和铁甲咒,以及一些(他不满地看了一眼灵蛇离开的方向)黑魔法咒语……除了最后一项不需要大家掌握,其余的那些对于低年级学生来讲,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现阶段你们稍作了解就好了。然后,”白虹说,“大家注意到了吗?最后一个咒语——‘除你武器’,有人能告诉我那是什么咒语吗?”

“缴械咒,教授。”一个拉文克劳的女生说。

“很好。”白虹说,“这个咒语可以说防御咒的基本,也是最有用的,最重要的是,这个咒语不会伤人。”

“可是教授,”有个斯莱特林的女孩举起了手,漠然地问道:“无法给敌人造成伤害的话,受伤的将会是我们。”

“你们要做的是保护自己,”白虹回答道,“而非伤害他人。正如我所教的黑魔法防御术,重点是在防御而不是黑魔法。”顿了顿,他环视了一圈礼堂:“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

“那么,低年级的同学们可以进行两人一组的训练。”他说,“自由组队或者让我帮你找搭档都行。至于高年级的,我认识的学生里没几个能很好的使出这个咒,建议你们也多练习。”

得了建议和指令的学生们纷纷散开,周围乱哄哄的一片。三三两两的学生聚在一起分组练习,一时之间整个礼堂都是魔咒乱飞。白虹教授站在舞台上照看着,他用魔法变出一堆软垫摆在学生们的身后,显然是习惯了应对这样的场面。赫奇帕奇的圣火令站在台下半仰着头与他说话,时不时地救一下被击飞的物体。

“到底有什么事。”飞燕问道,“我不想浪费时间在这儿。”

“别急啊,”毒龙说,他转了转眼睛,最后把视线停在赫奇帕奇的脸上:“先告诉我,那天金铃索抱着的坩埚里的药材是怎么回事?”

飞燕顿了顿,生硬地回答:“……与你无关。”

毒龙看了飞燕几秒,挑了下眉:“好吧。”顿了顿,“那更久的之前——第一次魁地奇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灵蛇和你一起出现在了赫奇帕奇的长桌旁吃午饭。我有些好奇,灵蛇那天为什么没带上他的专属袖扣——那个你们家族的族徽袖扣?”

赫奇帕奇浑身一震,猛地回想起那天——第一场比赛结束的那个夜晚。当然没带袖扣了,因为那是他的衣服,更因为他家级长来找他的时候压根就没带——他家级长那天晚上除了一件斗篷一件睡袍外什么都没穿。他的耳根一烫,面上仍不改色,冷冷地注视着毒龙银鞭,一字一顿:“这也与你无关——灵蛇级长的一切都与你无关。闭上你胡言乱语的嘴,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斯莱特林说,他笑盈盈地加重了“不知道”三个字,但飞燕总感觉他的目光仿佛看透了一切。这让他更加不舒服。

“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这些事,”他厉声说,“我不介意借着‘决斗俱乐部’的名头给你几个毒咒,让你永远沉默。”

“可是我介意——我可不想把你弄出什么意外被灵蛇找上门来。对付他太麻烦了。”毒龙说,他漫不经心地转着魔杖,用魔法使得魔杖尖喷出一股股桃花瓣,又在落地之前迅速消失:“我们院长这两天可能会找灵蛇说点事,正好你在,就跟你说了,请记得转告啊。”

    他又笑了一下,然后留下皱着眉头怒目而视的赫奇帕奇离开了。

飞燕也没待久,在毒龙离开后他也匆匆地走了。他顺着密道去了斯莱特林级长休息室,在那儿度过了十二点前的最后两个小时。他家级长什么也没说——没问他为什么没有即刻出现也没提决斗俱乐部。他沉默地为他家级长准备了热茶与水果,并往壁炉里添了新的木头。灵蛇坐在软垫椅子上,忽地抬眼看他:“你想说什么?”

飞燕几乎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您是最优秀的。”

灵蛇愣了一下,忽地笑了,那点罕见的笑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变得十分柔和。他漫不经心地看着壁炉:“我没问这个……是你似乎心事重重。”

年轻的赫奇帕奇有些窘迫,他轻咳了一声,结结巴巴的开口:“是……有人让我转告您,说魔药教授近日可能会找您。”

“嗯。我知道了,”灵蛇淡淡地说,他又垂下了眼睛专注于书本了:“原本定的是今晚,但与‘决斗俱乐部’冲突了。我明天会去找的。”

“……嗯。”

斯莱特林的级长突然补了一句:“我会赶在你的比赛前处理完这件事。”

飞燕眨了眨眼,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正慢慢鼓起一个充满快乐的气球,他又紧张又高兴:“那我明天下课后去找您!”他语速飞快的说道:“比赛是下午两点,我和您一起吃午饭!”

“那你直接去魔药课教室那边。”灵蛇懒洋洋地说。

“好的。”他说。他突然迟疑了一下,这点反常当然被斯莱特林的级长发现了,灵蛇皱着眉:“你今晚怎么了——想说什么直接说,别磨磨蹭蹭的。”

年轻的赫奇帕奇感到紧张。他知道他不该问,可他实在是忍不住。因为紧张他感到口干舌燥头脑发昏,出口的声音都似乎不是自己的:“对于明天的比赛……您希望那个学院赢?”

斯莱特林翻书的动作停住了,他抬起头直视面前的年轻男孩,声音很慢,但十分清晰:“于理而言,我当然要支持斯莱特林,”他顿了一下:“但——我希望你赢。”

仿佛有人在脑海里点燃了一串最高级的费力拔烟火,无数美妙的魔法火焰砰然炸开,那一瞬间飞燕相信,明天他绝对能打出一场精彩的比赛取得一个漂亮的胜利。他抿着唇也没绷住笑意,索性咧开嘴笑了起来,反反复复语无伦次的说“谢谢”和“我会的”。

然而,一个疑问却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魔药课教授要找灵蛇级长,是因为什么?现在所有与魔药相关的事都能引起他的警觉和关注。

只是他现在太过高兴,于是这个问题只在他心头轻轻掠过,没有留下太深印象。

 

【TBC.】

 距离完结还有两章!

电脑没电惹!十四章还差修改!明天发!十五章……还没写【你】!

一口气发这么多感觉真爽(。



评论 ( 13 )
热度 ( 89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