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糖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不定期失踪人口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燕蛇||一个不正当的爱情故事05

>>飞燕X灵蛇

HP趴,部分设定源自parcivale太太,爱她!

专业瞎写,OOC

>看了上篇的评论,怎么都是在等车的【手动滑稽】说来就来,不过先说好,你们别对我的车技抱有太大期待……

>前文戳这个lof


 

Chapter5

 

级长浴室的豪华程度在霍格沃茨里一直都是传说。毕竟当上级长的人不多,去过的人也不多。

飞燕算是一个。他跨过门槛,身后的门缓缓地关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就站在门口,不露声色地打量着整个浴室。

青铜做的枝形吊灯上坠着大小不一的水晶,那些小东西按照大小形状严谨地排列着,在蜡烛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光经由水晶的折射,照亮整个级长浴室。白色大理石铺满地板和墙壁,没有一丝尘埃,每件东西都严格地摆放。窗户上挂着斯莱特林特有的墨绿色窗帘;巨大的浴池边上放了一个架子,上面放满了叠好的白色浴巾,架子旁边有一个小炉子,看上去像是用来点熏香用的。

门的正对面的墙壁上有一张彩色玻璃拼成的巨大画幅,画上除却岩石海浪却没有人物——画中的塞壬女妖大概是与某幅画上的哪位水手约会去了。灵蛇先是挥着魔杖点燃了熏香炉子,而后点开了浴池边上一列龙头中他比较喜欢的那几个。很快的,混着热水的泡泡浴液、厚密的泡沫就放满了整个浴池,白色的烟雾也在浴室里弥漫开来。

“我的头发,”斯莱特林的级长说,他抓起自己的长发又放下:“在下午的药草课上遇了点意外。成年的勿忘我的花粉实在是烦人。”

他说的言简意赅,似乎前言不搭后语,但飞燕却是明白了,他收回打量屋顶的目光去看他家级长,但仅是一眼,他就猛地低下了头——

因为站在池边灵蛇,抬手解开了身上斗篷。



飞燕将一切收拾妥当后(包括捡回自己的黑纱眼罩),用浴袍裹了灵蛇,打横抱起。他在斯莱特林的耳边轻声询问:“怎么回去?”

斯莱特林的级长合着眼指了个方向,声音低得仿佛是在说梦话——没准就是在说梦话:“那边……”他模模糊糊地说,“窗帘下有座雕像……雕像后是条秘密通道,直通斯莱特林的级长宿舍。”

飞燕依言走了过去,抱着他家级长,穿过秘密通道,来到斯莱特林的级长宿舍。灵蛇已在回去的路上沉沉地睡了过去,他将他放在柔软的床上,盖上被子。

堆满抱枕和书籍的飘窗没拉上窗帘,窗外月光皎皎,将银辉洒在灵蛇的脸上。斯莱特林的级长翻了个身,似乎是觉得有些冷,像条蛇似的蜷缩起来。

飞燕挥了挥魔杖,墙角的暖炉立刻生起了火苗。他将窗帘放下,而后坐在床沿,掀起被子的一角,将自己也裹了进去。灵蛇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暖意,往他身上靠了靠。

他闭上了眼睛,将灵蛇冰凉的手抱在怀里。

这一定是个梦。他想。这个梦真是乱七八糟的。

 

【TBC】

很久不写,也没写过尊上这样的,不知道O不OK【???】反正我的车技就这样的了,如果觉得不好吃那就、就没办法了!

总之先溜了

然后……觉得还可以的话……那个小红心小蓝手……如果可以最好能有评论什么的【超小声


评论 ( 14 )
热度 ( 155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