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脑洞爆炸,相当暴躁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鬼使黑白||闻岸声【六】

>>鬼使黑(Kuro)x鬼使白(Shiro)

>>长篇瞎写流,OOC,现代paro,假装很吓人灵异向,慢慢慢慢慢慢热,狗血程度可以说是宇宙级的了

>前文:【一】【二】【三】【四】【五】

>回来了!对不起久等了orz

>努力写的吓人一点……!然而好像……emmmmmm算了【


【六】

公司高层选定的地址有五处,每一处都需要实地考察后总结汇报。

酒店随是新建的,却位于老城区,坐落在江边,旁边就是一个沿江公园,风景极好。酒店背后就是市区,隔江对面算是郊区。

他们抵达后的那个下午就先去离酒店较近的一个十分繁华的商业圈转了转,看了一处地方,拍照记录交换意见。转完这两处已是晚上七点多,简简单单地吃完晚饭就回了酒店准备整理资料。

在关于洗澡的问题上两个人完全没有谁先谁后的讨论,当他看见Kuro拿出笔记本打开摆在餐桌上时他就自然而然地回了卧室,同样将电脑取出放在餐桌上,然后拿衣服去洗澡。待他洗完出来,靠近他这面的餐桌上已经放了一杯热牛奶,Kuro仍然坐在电脑前,时不时地侧头看放在桌上的文件,将今日所记录的整理并与之相比较。

Shiro清了清嗓子,目不斜视地走过去拉开椅子,启动笔记本。

Kuro抬头看了他一眼,从手边的一堆文件中抽出下半叠递过去:“这部分的我已经整理出大概了,细化就交给你。”

他几乎是立刻进入了加班的状态,接过文件的同时就已翻开,低头认真地浏览,根本没看到坐在他对面的那位一闪而过的一个半是温柔半是无奈地笑。Kuro坐了一会,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记得趁热把牛奶喝了。”

Shiro正沉浸在工作文件中,闻言后愣了一愣,后知后觉地抬起头眨了眨眼,看着面前已经没人了位置和手边的牛奶。迟疑片刻还是伸手端起,轻轻地抿了一口。

温度刚刚好,甜度也刚刚好。

只是……他微微皱了皱眉,将自己从工作中剥离出来分给私事一点时间。只是这些——无论是所谓的顺路带他上下班,还是将咖啡从他的日常中剔除,还是照看他的早餐,去机场时自然的嘱咐,以及温度正好的牛奶……这些举动是否太亲密了一些?他们只是同事,同事之间能做到这个地步?退一步讲吧,他们最多不过是住的近了些——可这也不够。

他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热牛奶,去套间自备的厨房将杯子冲洗干净。

挑个时间,把话说清楚吧。他想,垂眸看着尚自滴水的手。

他不是不接受好意,只是这样的“好意”他不能接受。

 

出差的第二天按照行程他们去了江边近郊区的几个新开发的商区看了看。圈定的五处地址里有一处在这。

新开发的商区主要是针对近郊区的高档别墅区而建设,因为是新开发的尚未完全建成,有些荒凉。但就目前城市未来发展规划,周围住宅入住率的数据与商区入驻商来看前景不错,一旦建成过不了多时也是能迅速发展起来的。

到那边的时候开发商已经有人在等候了。陪同他们在整个商区转了一圈最后在预选的位置看了看。Kuro带了几个工人进去室内拍照记录,留下Shiro与负责人交谈。

开发商那边派来的负责人也确实有几分本事,回答问题起来条理清晰逻辑严谨,并且准备充分。

Shiro在文件上该勾的勾,画圈的画圈,最后在这个选址上留了个重点记号。那边Kuro与工人正好出来,对上他的目光微微一点头。

他了然,目光转向负责人:“与您交谈很愉快,我会尽快总结汇报给我上层待他们做出决定,期待与您的合作。”

负责人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我们也表示期待。”顿了顿,看了眼腕表:“都这个时间了,我和我的助理正打算去吃午饭,不如一道吧。”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非疑问句。Shiro看着他脸上公式化的微笑,点点头:“麻烦了。”

 

出乎意料的是吃饭的地方不是在高级饭店而是在江边的一艘三层高的船上。负责人一路带着他们去了一处靠船舷的隔间,落座的时候解释道:“我们老板因为公务缠身不能前来,让我代他给各位告声歉,并好生招待。这家店的河鲜相当有名,还望两位喜欢。”

等上菜的时候双方都十分有默契地没有谈公务只是闲聊。

Shiro语气温和地应着对方的话语,自己话确实不多,反倒是Kuro与对方的闲扯更多——这让他无声地松了一口气。趁着他们闲扯的间隙,他扭头看起了江景。

正值三月底,靠江的城市总是水汽氤氲,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是潮湿的。但奇怪的是明明已近正午,江面却泛起了一层雾,将远处的山与城市笼得仿若罩了一层纱,绰绰约约地看不清真容

他莫名地觉得有点不对劲——就感觉像是这艘船与外界隔绝开来了似的。眺望的视线渐渐收回,他的目光转回江面,手臂十分自然地往栏杆上搭着,他微微垂眸自船舷往下看去。然后,仅是一眼就让他如坠冰窟出了一身冷汗——

船身与水相连处,有好几双惨白浮肿的手臂正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紧紧地扒着,像是寄生植物的雪白根茎,贪婪地顺着寄主的身躯蜿蜒地向上爬着。原本缥碧如玉的江水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种诡谲的深青色,那些“东西”的头发如同水藻般漂动,与这诡异的颜色难分难辨。忽然水面荡起波纹,那些“东西”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缓缓抬头,透过那些水草般的发,他看见那些“东西”毫无生气的眼,被泡的发皱的皮肤……他们甚至对他笑了,森然的,阴恻恻的,唇角快要裂到耳后……

他猛地收回目光转头紧紧盯着桌面。胸口剧烈起伏,他极力压制却毫无作用。

一瞬间仿佛回到半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冷汗无声地浸湿后背。那些突然出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又是为何而来?为什么偏偏……偏偏是他?

忽然手上传来了温暖的温度,将他从纷杂的思绪里拉出,他怔怔地扭头,看见手被人握住,那人放了一杯茶在他手中。Kuro手没有收回去,握着他的手腕,眼睛却越过他看向江面,唇角微抿眼底有一闪而过的肃杀之气——但他没看见,那点杀气太过细微,被眼镜完美的遮住了。

他长长地,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借着手上那点温度找回了意识。

男人已经收了目光,正看着他,无声地询问:还好吗?

Shiro看了他一会,垂下目光,许久后动了动手腕,摇摇头:……没事。

 

再抬头的时候,他猝不及防地对上了坐在对面的,助理小姑娘的眼睛。

很明亮很好奇有点害羞还有些胆怯……以及很八卦的一双眼睛。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忽地压低声音对他道:“这个时候雾气起的真是莫名其妙,是吧?”顿了顿,她似乎觉得这个开场白不太好,于是换了句:“嗯……我是说,您刚刚是……”

她的声音放的更轻,以至于Shiro不得不身体前倾才能听清:“看见了什么吗?”

他的身形一顿,皱起了眉。

“啊!……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小姑娘被他皱眉给吓到了,连忙摆摆手。但动作幅度有些大,惊动了坐在一旁的负责人。对方投给她一个不悦的眼神,小姑娘立刻恢复了之前安静文雅的模样。过了一会,看见自己的上司又开始聊天后,她偷偷地递过一张名片,眨了眨眼:“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虽然有些打扰但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有些好奇。嗯……好奇。”

“我……我听过一些关于这条江的传闻。”她轻声道。


TBC.

可能会有错别字……

然后就是这篇文我会努力的……!只是很难像之前更的那么频繁了……大概是三天一更那样子!

最后真的真的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你们都是小天使呜呜呜呜!爱你们!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