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脑洞爆炸,相当暴躁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鬼使黑白||闻岸声【四】

>>鬼使黑X鬼使白

>>瞎写流,OOC,现代paro,一点也不吓人灵异向,慢慢慢慢慢慢热,狗血程度可以说是宇宙级的了

>前文:【一】【二】【三】

>不好意思……晚了一会儿

>一个甜且温情的过度章

【四】

“昨天送你到楼下后我就去停车了,”说话的人看起来无比坦荡甚至还带了点困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电梯停在十一楼,就猜你住的是那层——怎么?不是吗?”

“是么,”Shiro垂眸收了目光,仍在原地站着,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落下两片阴影:“你猜的很准。”

片刻后他抬腿,走向车的另一边。

Kuro的目光一直追着他直到车门关上,最后他笑了一下:“看来我的瞎猜的运气不错。”

 

“这里不是公司。”在Kuro将车停下后Shiro坐在副驾驶上如是说。

“当然不是。”干脆的停车挂挡拔钥匙,男人侧头看着他,一脸坦然:“说了先带你来吃早餐。”顿了顿:“放心,时间够,不会迟到。”

Shiro皱着眉看了他好一会,后者大大方方地任他打量。他最后确认了这个人毫无改变主意的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意思后,才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

在他身后Kuro笑了一声,干脆利落地锁了车进入这家早餐店。

仔细算来这大概是Shiro上班后吃的最认真的一顿早餐——热气腾腾的飘着油花撒了碎葱的粥,煎得金黄的鸡蛋,一笼刚出笼的包子……不是什么珍馐佳肴,但足够暖胃填饱。

Kuro坐在他对面,掰了一双一次性筷子递过来给他:“这家店的早餐还不错。”

他接过筷子道了一声谢,低头认认真真地吃东西。Kuro单手撑着下巴,透过白色的雾气盯着他看,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更像是在尝味道。

或许是仍不放心时间问题,这顿早餐吃的很快。放下筷子的时候Shiro取过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点点头,中肯地作出评价:“确实不错。”

Kuro闻言笑了,懒洋洋地站起来掏出钱包付款:“那就好。”

 

关于早餐钱的问题,Shiro先生是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提起的。

“这顿早餐多少钱?”他说,“AA制吧。”

等红灯的间隙里Kuro侧头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不用,就当做是……”他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道:“是同事请客吧,以后的工作还需要多指教。”

Shiro无动于衷:“工作归工作,私下是私下。”他漠然:“我从不公私不分。”

男人看起来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突地笑了,报了一个数字后挑眉道:“不过我不想收现钱,不如你转账吧。”

Shiro:“……”

 

坐到办公室里办公的时候Kuro先生放于桌面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他从文件中抬头,抓过手机解开锁屏。

他只看了一眼就笑了。

通讯软件显示有人请求加好友,ID正好就是坐在对面办公桌后的,头也不抬处理文件的那位。

Kuro先生心满意足地点了接受。发了几条消息算是打招呼。后者像是没听见手机振动似的,专心致志目不斜视。

只是当第五下手机振动时他的眉终于忍不住皱了皱,抬起头看着男人。深谙见好就收的Kuro先生冲他笑了一下,乖乖放下手机,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手头要紧的工作是在午饭前结束的,Shiro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眉间,半眯着眼去够桌上已经凉透的咖啡,只是未等他的手碰到杯子,杯子就被人拿走。他怔怔地抬头,看清了站在桌前的人是谁。

他随口问了一句:“工作做完了?”

“比你快一点。”Kuro说,他放了一杯热水在他桌子上,“早上不是才跟你说了少喝咖啡么。”

后者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没说话。

“哦对了,刚刚孟婆在门口叫住我,说周四我们可能要出一趟差。”Kuro说,“虽然说是可能,但八九不离十,待会通知就会下来。”

Shiro愣了一会,像是才反应过来:“什么……?”

“出差,”男人说,“我们。周四,也就是大后天。有什么问题吗?”

“出差?是因为什么?”

“听说是新的项目,要去实地考察。”Kuro说,“我正好打算去阎总办公室汇报工作,顺便问一下,倒是你,周四可以吗?”

他捧着杯子有些出神,半晌后颔首淡淡道:“本来就是工作……当然可以。”

 

总裁办公室开门的那位永远都是冷冰冰的判官秘书。见到门外是Kuro,原本就冷肃的一张脸看起来更冷了。

“什么事?”

Kuro挥了挥手中的文件夹:“汇报工作的。”

顿了顿,他又道:“顺便来问阎魔大人几个问题。”

Kuro有着一副好嗓子,放在电台里妥妥的会是午夜频道的固定男主播,而且会是那种开口跪苏到哭的那种——不是说他的嗓音多有磁性多低沉,而是那一股子低沉的慵懒的,带了几分漫不经心的调调,分分钟就能让一众少女被苏到合不拢腿。

但,同样的,这副声音会给人一种痞气的,不正经的感觉。

判官尤甚如是觉得,尤其是那句“阎魔大人”,在他耳中根本没有半点尊称“大人”的意思。

只是这次未等他皱眉,身后的办公室里就传来那位坐拥地府三千鬼众的大人的声音:“让他进来罢。”

巨大的檀木办公桌后,威严美艳的女子缓缓勾了一个笑,垂眸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自你出现在他面前,吾就知晓会有这一天。”

“你想问什么?鬼使黑?”

来自地府,却如常人般生活的鬼使此刻恢复成原本的模样,古服黑衣,腰别短刀,高冠长发,藏在暗红双眸狠厉而漠然,一身杀气却是敛了不少。他抬头,对上阎魔的那双审判之眼,毫无惧色:“您既然知道我会来,应该也能知道我所问何事吧?”

“有些事,动用能力去看就太没意思了。”身绕浮云,额生鬼角的众鬼之首微微一笑,如是说。

鬼使黑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顿了一顿,开门见山:“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哦?”阎魔撑着下巴笑了,“这个问题倒是有点意思。他遇着什么了?”

“一个怨灵。”鬼使黑冷冷道,“只是他现在根本连一个怨灵都对付不了……不,他现在应该是连怨灵都看不到的。”

“本来该是如此。只是因为——”她故意停顿了一下:“你。”

“若只是因为我回来了那他待在这里岂不是更危险——”鬼使黑打断她,打量着这个在他眼中“鬼气森然”的办公室,“半个地府都搬过来了吧?”

阎魔勾了勾红唇:“但吾和他们都不曾少了一片魂魄不是?你知晓的。”

“……”之前还敢打断众鬼之首话语的鬼使骤然沉默,半晌后挣扎似地道:“可是他已经入了轮回……!已经离开了地府,不再是鬼了!”

阎魔一句话就轻飘飘地将所有打碎:“那又如何?”

他深吸一口气:“也就是说……他还是会遇见这种情况是吧?”

“你若不回……”看遍人间事态的众鬼之首的眼里罕见的带上了类似怜悯的情绪:“不,其实这是迟早会来的,因为当年鬼使白入轮回之前,身上就已经带了你的失去的那一片魂魄。”

“他如今虽已脱鬼籍……可身上仍然带着来自地府的‘东西’啊。”

TBC.

真的好想写完这个关于他们的故事哦……尤其是相处的日常……

但人懒谁也拦不住,更何况其实大纲还没完全写完【除了开头结尾中间一片空白呢

看看我这次能坚持多久吧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们,谢谢:)

下章:【五】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