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苏衍

今朝有糖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热爱探索一切可能
不定期失踪人口
生活很丧,故事要甜

所有浮华不过昙花一现。

谢谢你们,
能被喜欢是荣幸也是侥幸。
唯有报以最真挚的文字与自己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本为俗世人‖
‖愿沉心静气,求不骄不躁‖

鬼使黑白||闻岸声【三】

>>太热了以至于想写个清凉点的故事

实质是瞎写流,大写的OOC

>>现代paro,灵异向,慢慢慢慢慢慢热,狗血程度可以说是宇宙级的了

>>本文又名《超恐怖!公司高层职员深夜遭遇灵异怪事》 

>前文:【一】【二】

>想要走心的修正版1.0,改了题目也修了部分文

>弟控黑忍不住开始伸手去管小白的生活了


 

【三】

Shiro闭上了双眼。

就在他以为自己将要被车撞上之际,突然有人猛地拉了他一把,他不由自主地转身一个踉跄跌入那人的怀里。疾驰而过的车卷起猛烈的气流从他身后擦过,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喂——”那人说,熟悉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丝焦急与惊怒,“没事吧?”

“没事。”Shiro摇摇头。他闭着眼睛缓了一会才缓缓睁开,看清那人却是一愣——将他从路中拉回的人穿着一身黑,有着一张七分英俊三分痞气的脸。他仔细地看了又看,确实是早就下班走人的Kuro。

 “你怎么在这?”他问。

“到了家收到判官发来的邮件,想起文件落在公司没拿。”男人说,“于是回来了一趟。刚过路口就看到你站在路中间,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反应,就下车来看看,没想到……”

判官,总裁秘书的名字。他“嗯”了一声:“刚才……多谢。”

“客气了。”Kuro说,“倒是你,怎么站在路中间?虽然这个时候车不多,也是很危险的。”

Shiro沉默了许久。该怎么说呢?他想。夜路遇鬼?会有人信吗?他鬼使神差般的选择下车的那刻,很多事就说不清了。

最后他轻声道:“……没什么。”

Kuro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却没再继续问下。他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才觉得此时这个场景有些不太对——且不说这个地方,刚才经历的情况,就他和Kuro之间的距离和腰间的手臂,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不好意思……”他说,“但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啊,抱歉。”Kuro说,他松开了手臂,“那你现在是要……”

他刚想说“回家”,却想起末班车早已离开,不由得皱了皱眉。

“嗯……这点好像已经没有末班车了吧。若是不介意先回公司一趟的话,”Kuro观察着他的脸色,道,“我可以送你回去。你住哪?”

“不用……”

“这种情况就别客气了——告诉我你住哪。”顿了顿,“还是你真的打算走回去?”

他迟疑片刻,还是说了地址。

男人闻言挑眉:“还真是巧,一个方向。”他转身往车的方向走过去,走了几步忽地回头,歪着头看着他,笑道:“走吧,只是要劳烦你陪我回一趟公司了。Shiro。”

 

Kuro上去拿文件的时候Shiro就待在车上没下去,借着路灯他打量了一遍车内的装饰——原本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瞥,但觉得有些眼熟,才认真地看了一圈,仔细回想后微微皱起了眉。

回去的路上他淡淡地提起:“这车是你的?”

“不是。”意料之外的,男人的承认很干脆,“是判官的。”

他颔首,隔了许久才继续道:“你和……判秘书很熟?”

“啧……不算熟,”男人目不斜视,“只是认识很久罢了。”

他“嗯”了一声。

“就这点薪水,”在等红绿灯的时候Kuro低头看了眼方向盘上的LOGO,“能开得起车就很有意思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Shiro侧头看他,路灯的灯光在他脸上一晃而过忽明忽暗,他的神色带了一点清浅的严肃:“你是在指谁么?”

“没谁。”男人说,戏谑的目光在他脸上一扫而过,尾音拖长故意咬字模糊不清,但语气是带着笑的,“我自己而已。”

 

他又做梦了。

梦里的他来到了那个十字路口。不知什么时候周围起了浓雾,在深夜里游荡的索命女鬼死死地看着他的方向,脸色苍白满是怨毒。她拖着一瘸一拐的步伐向他走来,愤恨地,似乎是不拿到这条性命不罢休,九十度弯折的脑袋随着她的步伐一晃一晃的,仿佛随时会从脖子上掉下来。

但他没动。甚至是平静地看着那张苍白怨毒的,满是血污的脸。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身侧,却摸了一个空。他侧头,总觉得那里应该有什么,被他握在手中。

身侧的浓雾忽然剧烈翻滚起来,他扭头张望,看见有人自雾中而来,作古服的打扮,一身黑,腰间别了一把短刀,掌中一柄巨大的镰刀,刀身环绕暗红流光,竟将这浓重雾气都驱散了不少。

“我不是他。”男人来到女鬼面前说,声音冷冷,“我没有耐心听你们念叨生前过往。你的时间早就到了,下地府去吧。”

巨大的镰刀挥动,卷起的狂风携着浓雾,将女鬼层层包裹起来。雾气里隐约听见一声不甘的尖啸,但很快就消失了。

浓雾渐渐散去,男人仍然站在原地。许久后他突然回头,往Shiro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的目光沉沉,糅合了许多他看不明的情绪,沉甸甸地压在心头,逼得人快要喘不过气。Shiro觉得他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目光,这样的一双眼,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唇几次张合都是无言,最后他叹了一口气,嘴唇动了动,无声地念了一个词。

Shiro不懂唇语——那些东西他只在电影小说里见过,但奇怪的是他知道男人再说什么。

他在说:“弟弟。”

 

醒来的时候梦里的一切已经记不太清,只有几个模糊的影子在脑海中一晃而过,待到洗漱完毕后就更是忘得干净,只记得昨晚做了梦,到底梦到了什么不得而知。

依旧是两片面包加速溶咖啡应付的早餐,只是今日起来的时候有些晚,来不及在家里吃完再走,只能拿在手上,打算到了公司在解决。

不过这个想法还未能实践就在出公寓电梯门的时候被人打消。

电梯门正对公寓大门,昨夜将他送回的男人此刻正靠在车门前无所事事地,像是在等人——也确实是在等人的,听见脚步声他扭头,冲着Shiro笑了一笑。

“早。”

“早……”Shiro看着他,有些发怔:“你怎么在这儿?”

“接你上班。”Kuro说,看见他手中的速溶咖啡与面包片时皱了皱眉:“你早上就吃这个?”顿了顿:“咖啡对胃不好,少喝点。”

“我是在问你怎么在这儿。”

“接你上班啊,”男人说,转身打开了车门,“我住的地方正好离你挺近的。”

“……哦。”他点点头,问了一句:“你住哪?”

“很近,”Kuro一脸真诚,“就在你楼下。”

Shiro:“……”

“行了,上车吧,”男人一偏头,“先带你去吃早餐,再去公司。”

“不……请等一下。”Shiro没动,他站在原地紧紧地盯着男人,初升的太阳巧妙地将阳光停留在他的衬衫上,他的脸隐藏在楼道的阴影下,眉间紧锁唇角紧绷,审视地目光自上而下地看着男人。他说话很慢,近乎是一字一顿:“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几楼的?”

Kuro转身的动作一顿,缓缓地回头,对上他的眼睛。

 

TBC.

小黑:你猜

小白:……(掏出手机报警)


>依旧是错别字请多指教,谢谢大噶

>周四有个考试,估计考完还要去做兼职orz,想偷懒,想周五更新,就这样

下章:【四】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无良苏衍 | Powered by LOFTER